行業新聞 您的位置:首頁 > 嵌入式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2015.12.07 恩智浦+飛思卡爾第一天,嶄新的時代已然來臨!
     時間:2016-1-28

        2015年3月初,恩智浦以大約118億美元的現金加股票收購飛思卡爾,恩智浦與飛思卡爾聯合發布的聲明中表示,飛思卡爾股東每股將獲得每股6.25美元的現金,以及0.3521股恩智浦股票。聲明稱,包括飛思卡爾的債務在內,此次交易的總價將為約167億美元。恩智浦首席執行官理查德•克萊默(Richard Clemmer)將出任新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
  據悉,2015年12月飛思卡爾品牌將正式停用,NXP將是N(New)XP,原NXP中國區總經理鄭力將繼續任合并后的新NXP的中國區總經理。鄭力表示,國際公司融入中國市場,和中國產業鏈共同成長,很多中國職業經理人在中間不斷努力,自從到任NXP后,幫助NXP將相關產品線賣給中國公司,大力推動公司和中國產業鏈的緊密合作,比如在不久前還與中芯國際簽訂了戰略合作。
  我們知道,恩智浦與飛思卡爾均為車載芯片的主要供應商,均通過車用電子產品的不斷增加而受益。飛思卡爾在2004年從摩托羅拉分拆出來,并在2006年以176億美元的總價進行了私有化;恩智浦前身為飛利浦半導體業務,在2013年通過首次公開招股重返證券市場。那么恩智浦與飛思卡的合并之后,對飛思卡爾業務何去何從?對整個半導體行業有何影響?中國半導體產業該如何面對?
  看云卷云舒 飛思卡爾已成過去
  追溯歷史,飛思卡爾半導體源自摩托羅拉的半導體產品部。摩托羅拉是全球最早的半導體公司之一,1948年即開始從事半導體業務,1955年摩托羅拉生產了世界上第一批商用高功率晶體管,用于車載無線電,這也是摩托羅拉第一次大批量生產半導體器件。此后摩托羅拉在多方面遭遇了危機,不但是手機業務,1999年,摩托羅拉把其半導體元器件事業部獨立出來,成立了安森美半導體,主要繼承了摩托羅拉的模擬 IC產品線。但是到2002年的時候半導體業務虧損高達15億美元,2003年10月摩托羅拉倒貼2億美元把整個半導體業務拆分出來,2004年飛思卡爾正式成立,并于當年7月上市。
  繼承了摩托羅拉全部的數字IC業務以及射頻和傳感器業務的飛思卡爾,在消費電子、醫療、網絡和汽車電子方面均有完整的產品線。但實際上剛獨立的飛思卡爾,手機芯片是其支柱業務,其手機芯片主要賣給摩托羅拉,與現在華為和海思的關系很像。但是2006年以后,摩托羅拉手機業務持續衰退,使得飛思卡爾大受影響,摩托羅拉為了降低成本,早已尋求更多元的芯片供應來源,減少對飛思卡爾的依賴,兩方濃情轉淡,摩托羅拉曾經責怪飛思卡爾的高成本和產能延后,讓摩托羅拉無法以有競爭力的價格供應高階手機,最終飛思卡爾的手機芯片業務被賣掉。
  如今只有摩托羅拉方案延續摩托香火,這倒是異常正宗,摩托靠無線對講機起家,摩托羅拉方案主要的業務即對講機,轉了一圈,又回到了起點。摩托羅拉方案現在的業務與當今最主流的通信技術已無關聯,但是摩托羅拉對于人類通信技術的貢獻將被永遠銘記,而向往規模無限的飛思卡爾最終為了規模效應并入恩智浦。
  恩智浦+飛思卡爾 對半導體產業影響
  飛思卡爾與恩智浦淵源頗深,兩家公司在剝離半導體業務的高峰期從母公司分離出來,又先后被私募資本收購,此后由于私募資本運營不佳,艱難獨立出來輾轉上市,堪稱難兄難弟。這次并購會對恩智浦和飛思卡爾各自的產品、目標行業、半導體產業以及競爭對手帶來哪些影響呢?
  一是 微控制器市場
  恩智浦主要業務微控制器、射頻、傳感器、無線、模擬及電源,殺手锏主要在NFC、智能卡IC;飛思卡爾主要業務:MCU&通信處理器、模擬技術與電源管理、射頻、無線連接、傳感器、軟件和開發工具,殺手锏主要在MCU&通信處理器。
  恩智浦+飛思卡爾之后,產品互補性很強,一個擅長連接,一個擅長處理和控制連接及其帶來的數據。專利數都約為10 000,可以從一個側面反映他們的勢均力敵。新公司將在通用微控制器市場成為緊追第一大供應商的排名第二的大廠商,目前恩智浦的微控制器業務規模只有飛思卡爾的五分之一。而VDC的數據則顯示,合并后的恩智浦在該市場的占有率為17%,第一大供應商瑞薩市占率則有25%。
  無論怎么算,MCU市場都是一個高度分散且競爭激烈的領域,當所有的廠商都采用ARM 核,要做到產品差異化越來越困難。至于具體產品的誰去誰留,真不好說,特別是對于“嚴重重合”的處理器,是保留“親生子”還是“大義滅親”,不妨先湊個熱鬧分析一下。
  二是 汽車電子互聯市場
  恩智浦一直專注于汽車互聯上應用,包括汽車娛樂、車聯網、安全汽車接入、安全V2X通信(車對車信息交互)、雷達。NXP在汽車電子上做了些什么呢?汽車各個部件都可以用的模擬器件,繁雜地來表述就有收發信機、RF、RFID的可追溯性、計時設備、汽車MOSFET、邏輯、顯示器和儀表盤等,恩智浦的汽車AM/FM收音機芯片在28臺車用音響中有27臺選用,客戶涵蓋一階汽車電子供應商與各大車廠。NXP有調諧器與DSP, 一旦飛思卡爾的應用處理器加入,將讓新一代的恩智浦汽車音訊平臺成為功能更完整的汽車信息娛樂系統。
  合并之后的恩智浦將會成為“無人能及”的全球第一大汽車半導體廠商。根據兩家公司在汽車半導體市場的占有率來計算,合并后的恩智浦與飛思卡爾將成為一家在2014年營收總計40億美元的廠商,比排名在后的瑞薩還至少高出10億美元。恩智浦與飛思卡爾的汽車芯片業務最大不同之處,是前者聚焦連結界面與安全性──主要應用是連網汽車直接暴露在外的區域,而飛思卡爾的強項則在于引擎控制與傳動動力系統。
  恩智浦與飛思卡爾也都在推動連網汽車安全性技術的問題。飛思卡爾的安全性是以軟件技術實現的;恩智浦則是開發硬件的安全性,所利用的就是恩智浦擅長的身份識別與金融卡安全晶片技術。此外飛思卡爾的雷達技術很強,恩智浦在今年MWC也宣布開發了一款CMOS制程小型雷達晶片,除了飛思卡爾的雷達方案,汽車業者現在也能為車輛添加數個小型雷達系統,增強車輛安全性。合并之后,NXP在汽車半導體領域有著“舍我其誰”的氣派了,不單在量上,相信質也會有更大的飛躍。
  三是 擁有共同的目的——物聯網
  就在去年NXP選擇了與騰訊、阿里巴巴、谷歌、百度、中國移動這類公司掛鉤,推廣其NFC技術在智能家居中的應用,NXP將聯合產業鏈合作伙伴推出全新智能家居套件。此外,NXP MCU的解決方案也嘗試與生態系統中其他成員合作。
  而飛思卡爾擁有龐大的圈子,一位高層曾經表示,飛思卡爾每年花大量的錢在標準和生態圈、不同聯盟的建設中,例如,與谷歌一起建立的物聯網聯盟Thread。光從每年FTF的參會企業就能看出飛思卡爾朋友圈的龐大了。收購前,飛思卡爾曾打算與云服務公司開展合作。例如飛思卡爾第一款基于模塊的產品——用于物聯網的Wi-Fi模塊。這是飛思卡爾與高通一起開發的,為的就是打破閉塞的模式,提供開放的平臺。
  當然NXP和飛思卡爾也有一些共同圈子,例如ARM針對物聯網建立的生態系統mbed。以上簡單的介紹也能看出大家共同的目的——物聯網,物聯網的一大特點正是開放,而物聯網競爭的重要一環是協議、標準的競爭,在完成合并以后,如何有效地整合“朋友圈”,支持更多的標準和軟件體市場影響,把它們變為“利器”,對于NXP也是一個考驗。
  四是 對 中國半導體市場影響
  恩智浦與大唐一起建立汽車半導體公司,與中國國有私募股權投資公司──北京建廣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設立合資企業,持有中國蘇州日月新半導體有限公司40%股份,持有中國上海先進半導體制造有限公司27%股份。在中國廣東、高雄縣、上海、蘇州有封裝測試廠。飛思卡爾長期堅守對中國的承諾——在中國定義、設計和生產。飛思卡爾在中國有5個研發中心,其中4個是針對MCU研發建立的。此外,在天津建有全球最大的封裝測試工廠,擁有超過3 000名員工。MCU在天津工廠的產能占比最高,飛思卡爾全球90%的MCU產品在天津工廠進行封裝和測試。事實上,飛思卡爾低功耗的技術突破很多都來自中國。目前在中國已設有16個銷售辦公室。
  而飛思卡爾在中國更專于“智”,NXP傾向于“造”,合并之后,能否在中國實現“智造”呢?最終,恩智浦+飛思卡爾后的成長率是否能超越產業平均表現,還是得賭一把。關鍵看是否能成功整合彼此廣闊而復雜的類比、混合信號與數字產品線,以及各自擁有的區域市場。即整合那些市場定位和性能類似的產品,以及之前彼此都重視的市場如何差異化發展。
  NXP收購飛思卡爾的新聞應該是半導體行業比較震撼的了。當然,我們也能看到,在中國官方宣布大力扶持集成電路產業以來,中國曾經名不見經傳的公司都拿到了金額不菲的基金去收購國外IC公司。NXP都能“娶了”飛思卡爾,半導體業還有什么不可能呢?物聯網、網絡安全、便攜和可穿戴式應用、互聯汽車這4大因素正在對NXP產生深遠影響,相信今后恩智浦會不斷在實現“智慧生活、安全連結”的目標上積極進取。

相關信息
新聞動態
技術支持
人才招聘
24小時免費電話 0731-84826459

微博二維碼

微信二維碼

Copyright © 2002-2015 湖南超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微乐微乐吉林麻将